第7章(1 / 2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到银行,周聿白没有去柜台,直接去的atm机,怕被摄像头拍到,他拉起衣领,全程低垂着头,插卡,查余额,这卡是他的私人卡,卡里余额都还在,但是不能动,只要他取钱,想让他死的人一定会立马扑上来,取钱等于自暴露行踪。
  拔出卡,周聿白走到夏小满面前:“抱歉,我卡里的钱被人取走了,里面一分钱都没有。”
  夏小满短暂露出疑惑的表情,一个钱包五位数的人,三千多块没有?
  “你该不会是想耍赖吧?”
  “我不知道卡里的钱会被人取走,不过你放心,我没有想赖账,等有钱我会还给你,最多半个月,我会回来还钱。”
  “不行,”夏小满摇头,“你走了我去哪找你?”
  “那你想怎么样?”
  小满抿嘴,摊手:“那,以身抵债吧。”
  周聿白似是没有迟疑,快速回答:“成交。”
  夏小满原地气了两分钟,丧气道:“你怎么比我还穷啊。”
  他观察着小骗子,打趣道:“走吧,回家,以身抵债。”
  “什么意思?你还想待我家?”
  周聿白逼近一步:“我可以帮你干活。”
  “不需要,我家没活干,我只会算命,你不是说这是江湖骗术吗?你要跟我一起行骗?”
  “骗人可耻。”
  夏小满:“你还是想耍赖?”
  周聿白跟夏小满说着话,抬眸的瞬间看到银行大街前方驶过三辆黑色奥迪汽车,a牌号,运城的车,他现在在奉城,这边f牌号的车多,同时出现三辆同车型同地区牌号的车,周聿白戒备心顿起,拉过夏小满往旁边的atm机柜一闪,余光瞥到马路对面三辆车已停下,几个穿西装的人依次下车,周聿白往边上一闪,抱住夏小满:“谢谢你这几天的照顾。”
  夏小满懵了,这什么意思?前一秒还冷酷的像个霸总,这一秒突然变柔情了?
  周聿白将下巴放在夏小满肩上,借着他的遮挡看着那群人进银行,而后走出来上车离开,夏小满连推几次没能推开周聿白,用力一踩,踩中周聿白脚尖:“你以为你这样我就能免你的医药费?”
  周聿白并没感觉到痛,放开夏小满,推开atm机隔间门离开,什么话都没留下,他得跟上去看看来者用意。
  夏小满气到到行,赶紧追出去,他的右眼远距离能看到光源,近距离能看能看见事物大体轮廓,像是雾里的一片大山,毕竟不如正常人视力,追到银行后面一条街,完全没看见人影,后面一整条空荡荡的,一个人都没有,夏小满气到对着街道吼:“骗子,你才是骗子!”
  可恶的骗子,什么以身抵债,原来只是用来哄骗自己放下警惕的烟雾弹,还说回家帮他干活,转头就跑了,果然,外面捡的男人不可信。
  回到家,夏小满越想越气,他不是说自己是骗子吗,骗子还能被人骗,先前还在说跑了就认栽,谁要认栽,等找他到,一定要将他身上所有能卖钱的东西全扒下来抵债。
  行吧, 也只是说说而已,有手有脚的人,跑了还真能被他个半瞎逮住不成。
  周聿白并没走远,躲在暗处看着那三辆车继续在小城绕圈子。小骗子在对面街的吼声他全听见了,冷峻的脸上浮起一抹不自然,还是头一次有人叫他骗子。
  周聿白方向感好,走过的路一遍就会刻进脑子里,他从原路返回,赶在夏小满到家之前回到他家,他身上最值钱的也只有手表和手串了,手表好脱手变现,他将手表从门逢底下塞了进去。
  担心那伙人还在镇上,周聿白不敢冒然行动,找了个破旧图书馆,拿了本书藏在角落等天黑。
  夏小满在打开门的刹那间脚下踢到一个东西,这些小东西他是一点看不见,摸索着捡起来,手表,周聿白的,所以,他走了,又回来放手表,这是抵债的意思?
  行吧,收回骂他是骗子的话。
  问题是,夏小满现在急需现金,他是真没钱,上个月张老爷子做了个阑尾炎手术,他们没有社保,积蓄全花光,这个月冯老爷子查出血压高,一直吃降压药,昨天他摆摊,看起来算命的人络绎不绝,其实,昨天只成交五单,其他几人都是他的朋友,他朋友自愿当托儿,其中一个一直替他说话的大哥是原先在他隔壁摆摊卖假文物的,最近抓得紧没敢摆出来,上街帮他拉客,哪有这么多人算命,偶尔遇到几个人傻钱多的,说些漂亮话挣几天生活费。 ↑返回顶部↑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