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章(1 / 2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床尾坐着俩人,只看背影周聿白一眼认出是在当铺门口拦他的那俩人,那俩看着电视聊着天,高的那个扭头看向病床,周聿白立马闭眼装睡,只听瘦的那个说:“你看新闻了没?最近有一个诈骗团伙被警方端了,其中的头目跑了,你说这人会不会是个骗子,专门来骗小满师傅的?”
  周聿白腹诽:他有你们这两个朋友,放心,不会有人骗,骗子不想骗傻子,拉低挑战难度。
  “不像骗子,但也不是什么好人,等他醒了我们审审他,不行的话我们瞒着小满师傅把他赶走,要钱的话我可以给他。”
  那两人还在商量要怎么把他赶走,周聿白从他俩对话中得知,大概两年前,夏小满好心收留一个跟家人走失的小男孩,本想送小男孩去派出所,小孩打死不肯去,夏小满只好把他带回家,供他吃穿,给他买衣服,哪知半个月后,小孩的父母找上门,指控夏小满诱骗小孩离家出走,警察让小孩自己解释,小孩指着夏小满,说是夏小满让他跟他回家的,是他诱骗了他。
  夏小满也在那次被小孩父母打了,在床上躺了大半个月,这还不是最惨的,最惨是那小孩过一阵又来了,说他被父母虐待,不得已才撒谎,这次夏小满没有相信他,没让他进屋,哪知小人难防,那小孩早配好了他的钥匙,把家里值钱的东西全偷走了,就连夏小满的盲杖都没放过。
  周聿白听着,默默吐槽:蠢。
  小跟班听着义愤填膺:“浩哥,那小孩多大?这么坏,天生坏种吧。”
  “十六。”
  小跟班被噎住:“你管十六岁的叫小孩?”
  林广浩深沉地叹气:“十六怎么不是小孩,我都二十一了,我妈还经常说我小孩。”
  周聿白算是明白了,这俩,脑子被僵尸吃了。
  夏小满做好饭让两位师傅先吃,然后坐公车回到医院,一进病房,林广浩拉住他:“小满师傅,我觉得这人不简单,不像什么好人,哪有好人家的人戴假表的。”
  小跟班附和:“对,不是好人,他还拿假手串去当铺换钱,我们都看见了。”
  夏小满额角突突的:“假的怎么可能换钱呢?当铺老板不是傻的。”
  小跟班用力拍大腿:“对哦,假的当铺的老吴肯定不收,说不定还会打人,但那表是假的,浩哥买过,39.9包邮。”
  周聿白真想翻白眼:这几人,都该去测测智商,给他们真的钻石他们可能也会说是冰糖。
  电视里正在播着有钱人家的少爷流落街头的狗血剧情,小跟班指着电视:“他该不会也是哪个富豪的儿子流落街头吧?”
  林广浩对着小跟班后脑就是一巴掌:“早说了让你少跟你奶看点狗血剧,现在该商量的是他醒了我们要怎么办,他要是问他是怎么进的医院,我们该怎么说?”
  夏小满倒是没想过这个问题,“直说吧,我砸的他,我负责。”
  小跟班吓得脸发白:“我摔的他,小满师傅,他该不会报警吧?我们会不会坐牢?”
  “应该不会。”
  “那他会不会要我们赔钱,万一他狮子大开口,我们怎么办?”
  夏小满也不知道,钱反正是没有,坐牢他不想,林广浩突然学着电视里反派角色的语气阴森森比了个抹脖子的动作:“干脆……做掉他。”
  小跟班知道小满师傅看不见,帮着重复:“大哥说要做掉他。”
  夏小满扯了扯嘴角,走到床边:“做你个头啊,等他醒了再说,他一直没醒?”
  “没,一直睡着。”
  夏小满俯身,听着周聿白的呼吸声,人在醒着的时候跟睡着的时候呼吸频率不一样,他照顾过周聿白,数过他的呼吸声,此刻的他明显是醒着。
  周聿白也想到这一点,适时睁眼,他应该要在这里逗留一段时间,需要一个落脚的地方,人知道的越少越好,事情越简单越好,譬如失忆,夏小满,抱歉了,只能先利用你一回,事后加倍补偿。
  故而周聿白的第一句话是:“你是谁?”
  夏小满愣住,这是玩哪出? ↑返回顶部↑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