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章(1 / 2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周聿白的脸怼过来,小满闭上眼,等他再睁眼,眼前又像是隔着一层纱,周聿白应该长得很好看,虽然看不太清,但他的轮廓比一般人立体。
  洗澡时在浴室发现一个玻璃瓶,瓶子里装着黄色液体,透明的黄中漂浮着黄色的、细碎的桂花,还有看不清是什么花的花瓣,泡融了,周聿白没打开盖子,桂花香、栀子香的混合香气瞬间将整间浴室填满,周聿白打开门,对着外面问:“玻璃瓶子里装的是什么?”
  “是我自己做的沐浴露。”
  夏小满的房间只有一张床,床让给周聿白,他自己睡地上。
  周聿白拉起夏小满:“你睡床。”
  夏小满闻着他身上香香的香味,趴跪在地上铺着被子,满不在乎道:“你睡床,其实我更喜欢睡地上,我小时候跟着师傅走南闯北,桥洞,涵洞,水泥筒,全都睡过,睡床我反而不习惯,总害怕翻身的时候掉下来。”
  刚入秋,夜晚还是有些凉,周聿白见说不动他,直接抱起他往床上一扔:“那是以前没得选,现在有床,你睡。”
  “你是主人还是我是主人?”
  “你。”
  “那你得听我的。”
  周聿白掰响手指:“我不喜欢在同一件事上来回掰扯,睡觉。”
  夏小满立马缩到床上去,嘀咕:“你行,你是老大,我睡就我睡。”
  周聿白被他逗笑,在夏小满看不见的地方轻扬唇角,他发现夏小满其实是个外柔内刚的人,表面怂,动不动滑跪,实际内心强大,照顾着他的两位师傅,自己过得坎坷还要收留无家可归的人。
  周聿白完全没睡意,他在等,等跟魏铎的约见。
  夏小满也睡不着,他在想:周白从哪里来,他的谈吐,以及这令人无法拒绝的霸总范儿,不是富一代就富二代,好吧,也许是富三代。
  趁他昏迷时小满摸过他的手,手背皮肤光滑,掌心无茧,脚也是一样,脚后跟,膝盖,都不像做重活累活的人,更别说手表和手串,几十万的表随手抵债。
  总之,他不简单,眼下他失忆了什么都不记得,自己说什么他信什么,万一哪天他全部记起来了,知道是我把他砸失忆的,他会不会报复我?
  周聿白听着夏小满唉声叹气的声音,主动开口:“睡不着吗?”
  夏小满吓一跳,“你刚一点声音都没有,我以为你睡着了。”
  “我在练习憋气。”
  “练这个干什么?”
  “为了不让你数我的呼吸声。”
  夏小满:“……”
  周聿白逗够了,问道:“你以前……经常住桥洞吗?”
  “对啊,桥洞可凉快了,就是蚊子有点多,哦,还有其他的小可爱,蟑螂,老鼠都是常客,我睡一半,它们睡一半,有时还会有蛇,蜈蚣,反正什么活物都有。”
  周聿白不敢想象,“那时你很小吧。”
  “小啊,八九岁吧,夏天还好,冬天特别冷,风吹得脸上的皮都是痛的,师傅会带我找水泥筒子,筒子两头用纸板封起来,人睡在里面特别温暖。”
  “你师傅对你很好。”
  夏小满有点困了,打着哈欠,“对我特别好,要不是我师傅捡到我,我早死了,对了,你想不想回家啊,要不要帮你报警找家人……”
  “我没有家人。” ↑返回顶部↑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