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章(1 / 2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周聿白一急拽住夏小满裤角:“不许叫。”
  “那你的刺怎么办,你后面又没长眼睛,我又是个瞎子,再待下去真感染了,我去叫师傅。”
  “不行。”
  夏小满后知后觉:“你该不会是怕屁股被师傅们看见吧?他们看你屁股,大概就跟看狗屁股猫屁股一样。”
  “我不是狗也不是猫,不能给人看。”
  “你那屁股是金子吗?你打算就这么痛着?屁股里有刺吗?我摸摸。”
  周聿白还没意识到“我摸摸”的含义,下一秒,一只微凉的手落在痛得发烫的屁股上,周聿白像条鱼从地板弹起来,“夏小满,你干什么!”
  夏小满无辜极了,“我又看不见,只能摸啊,刚摸到了刺,我可以试试帮你拔出来,不过你得忍住不要叫。”
  “你能拔吗?别刺伤你的手。”
  “只要是没全部刺进肉里我就能拔,我先去洗手,先说好啊,我只能摸索着拔,我可能需要占你便宜。”
  周聿白趴下去,摆摆手,无力道:“行,你占吧。”
  夏小满洗干净手,用酒精消毒手指和镊子,跪坐在周聿白身侧,摸着找刺猬刺,第一根挺不顺的,摸是摸着了,镊子没对准位置,夹到周聿白的肉,周聿白痛得直抖:“夏小满,突然发现自从认识你我就没几天是好皮好肉的。”
  “好像也是哦,我不一样,自从认识你,我赚的钱比之前多多了,也没什么不顺心的事。”
  再次摸准刺,夏小满捏着摄子尖尖轻轻拔刺,痛得周聿白直咬手,夏小满感受到他的颤栗,低下身对着刚刚拔刺的位置轻轻呼气:“给你呼呼,你忍忍。”
  周聿白终是没忍住,翻身侧着,扭头看夏小满,他现在的姿势一定很奇怪,像只反弓的皮皮虾,夏小满到底懂不懂人跟人的距离感,“你……你在干什么?”
  “帮你吹吹啊,看你太痛了。”
  “屁……这个地方是随便能吹的吗?夏小满,你怎么这么随便?”
  “我也就对你一个人随便,毕竟也没其他人屁股需要拔刺。”
  周聿白再次趴下去,“随便吧,就当我死了吧。”
  “那我继续了?”
  夏小满一寸一寸往前摸,摸到刺还轻轻按一按,周聿白觉得刺猬刺也没那么难受,比不上夏小满温柔的凌迟,特别是他吹气的时候,周聿白用力夹了夹大腿,夏小满问:“是太痛了吗?”
  周聿白不想说话,总不能回答:“不是痛,是别的。”
  是的,他在双重痛感下,居然还能因为夏小满的呼气升起。
  不知道过了多久,对周聿白来说比一个世纪还要长,夏小满甩甩手:“应该差不多了,你别动,我再仔细检查下。”
  他的检查就是双手并用慢慢摸,边摸边往下压,一直摸到右边往腰的位置,摸到一个花形的疤痕:“这是什么?纹身吗?凸起的纹身?”
  “是疤痕,增生性疤痕。”
  “怎么弄的,好像是花的形状。”
  “四叶草,应该是小时候不小心烫的,好了后留了这个疤。”
  夏小满再次帮他消毒,担心他无法忍受痛楚,试图聊天转移他的注意力:“怎么烫的,刚好烫在屁股,还留下朵花,讲一讲嘛,我想知道。”
  周聿白不想纠正是草不是花这个问题,他是瘢痕体质,被烫伤后的几个月才发现伤处长出一枚四叶草,他倒是想讲给夏小满听,问题是他现在应该还在失忆,“记的不是很清楚,你刚这么一问我脑子里好像劈开一道光,隐约想起一点。” ↑返回顶部↑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