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8章(1 / 2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有人问:“那你从来没恋爱过吗?”
  “有过,以前谈过一次。”
  林阳霁忍不住出声:“这些人哪来的认知啊,算命的当然能恋爱啊,和尚都能还俗呢,算命先生为什么不能恋爱。”
  开着车的周聿白斜睨林阳霁:“你说什么?”
  “没什么没什么,快到了吧?”
  “嗯。”
  他们要去清泉寺,林百合在两年前突然提出带发修行,基金会交给工作人员打理,她的所有产业转给周聿白和林阳霁,自此住进寺庙禅房青灯古佛,颂经祈福。
  周聿白也曾问过原由,林百合只说希望他们尊重她的选择。
  “不知道妈,好吧,要叫清莲师傅了,不知道她好不好。”
  周聿白没说话,三年前夏小满突然离开,周聿白找遍他有可能去的每一个角落,从运城找到奉城,问遍听雨街的每一位街坊,没人知道夏小满去了哪里。
  两年前林百合也是毫无征兆的提出带发修行,周聿白没有挽留,亲自将她送到寺庙门口,临入庙前一刻,问她:“有什么事是我不知道的,您,或者是夏小满。”
  林百合双手合十:“就让一切隐在红尘中,我的罪,我的业,我来担。”
  什么都没问到的周聿白转头去找周廉之,周廉之表示他更不知情,并劝周聿白早日与他安排的人相亲。
  到寺庙门口,比丘尼引着他们进到禅房:“清莲居士还在做功课,二位自便。”
  林阳霁一见清莲居士,眼眶一红,林百合身上已不见从前的模样,现在的她清瘦从容,礼貌疏离地问好:“你们来了,坐吧。”
  全程周聿白几乎没说话,林阳霁絮絮叨叨说着,返程的车上,林阳霁说:“总感觉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事。”
  见周聿白没应,林阳霁换话题:“哥,我能不能去你家?现在家里就我一个人,太安静了。”
  “你去我家干什么?”
  “讨论app上线的事啊,顺便对一对采访稿。”
  “你的眼睛”创办初期,林阳霁是作为志愿者加入的,后面见周聿白太过辛苦,主动提出正式加入,周聿白想着锻炼她,将一部分工作交给她。
  见周聿白没应声,林阳霁开启死缠乱打功:“哎呀,你就让我去嘛,真的,我有好多问题想要问你,而且我想不满了,想去看看不满。”
  “不满”是条拉布拉多,至于它的名字为什么叫不满,林阳霁不敢问,大概是对于夏小满的离开表示不满。
  带着林阳霁回到家,周聿白进入书房,指着卧室和阳台:“你自己玩,卧室不准进,阳台的花不能碰,不准乱给不满吃东西。”
  林阳霁偷偷吐舌头:“知道啦,什么都不碰就是了。”
  去年春节,她也来过一次,当时客厅桌上放着一个收纳箱,里面放着外套、零食、手套、围巾,以及各式小玩意儿,林阳霁觉得好好,拿出来把玩,被周聿白一通呵斥,林阳霁委屈巴巴跑去阳台摘发财树的叶子,又是一通斥,过后林阳霁才知道那些都是夏小满留下的。
  外套,没吃完的开心果,手套,围巾,发财树,全是夏小满的。
  厨房转了一圈,什么吃的都没有,林阳霁跟不满玩了会儿,点完外卖坐在沙发上,登录“你的眼睛”,从后台给于成昊发去信息:“小于哥,你的时间确定了吗?我这边安排酒店。”
  没等到回复。
  继续跟不满玩,林阳霁对着书房喊:“哥,不满真的好聪明啊,我刚想拿纸巾,我还没动呢,它帮我把纸巾盒推了过来,你是怎么把它教的这么聪明的,比我还聪明。”
  赖在周聿白家吃过晚饭,林阳霁想要留宿,被无情拒绝:“不行,要有分寸感,距离感,要避嫌。” ↑返回顶部↑

章节目录